當前位置:首頁 > 女性 > 文章正文

女人最撩人的脫衣方式


  兩性的激情演出,穿是為了有脫的欲望,脫又要有脫的藝術。人性很復雜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喜好,所以不同的愛情劇本又有不一樣的穿或脫的尺度與幅度。愛情最好是渾然天成,而性愛則是可以安排的,甚至肉麻作秀,因為性,本身就是肉麻的。
  姿勢一:露一腿的功夫
  柳依依,27歲,新娘:我喜歡只穿一件長長的可以裹住臀部的家用T恤,而下面只穿一條內褲。這樣的家居打扮,很舒服,上半身溫馨,下半身自由,溫馨讓我感動,自由則讓“他”激動。他喜歡我這樣的打扮,他說這比什么聯體式的睡衣都好看,遮得恰到好處,露得也恰如其分。特別是我修長的雙腿可以變本加厲地得到體現,很簡單,卻事半功倍。
  姿勢二:穿你男人的衣服
  黃蓉姐姐,31歲,IT工程師:我最初喜歡穿丈夫的外套是在懷孕期間,一是因為夠大,二是因為穿著它有種奇妙的安全感,可能是他的體味起作用吧。
  后來,在家里,我就喜歡披一件先生的衣服出浴,不扣,若隱若現,他非常喜歡,覺得我依賴他,但是又不失帥氣。有次,我看到歌星莫文蔚在舞臺上也有這樣的打扮,下半身是熱褲,很女性化,上半身半開著一件男人的夾克,非常迷人。
  姿勢三:夢幻感
  王小姐,28歲,大學教師:我喜歡營造一種白色的“霧”,白色溫暖的床單,白色的蚊帳,著一襲白色的睡袍,蓬松的,在夜里,很有飄忽感。他喜歡我這樣的夢幻睡美人感覺。他是研究古典文學的,所以過分暴露對他不一定很受用,而這種夢幻的包裹,帶著飄逸,反而激發他審美的熱情。
  姿勢四:柔滑
  樹上的魚,年齡不詳,網友:我一向喜歡高質量的絲綢,而我的他更是喜歡這種“東方的柔滑”感覺。我們的前戲是不脫絲質睡衣的,那種滑滑的感覺,會更激發男人“抓”的欲望。不脫是一種姿態,但是,柔滑的感覺又是一種暗示。男人都有親水的熱望,從本質上說,就是對柔滑的喜好。
  姿勢五:隔靴搔癢
  林清亞,29歲,專職太太:我很注意所謂“三點”的保護,哪怕已經激動到滾上了床,也不褪去最后的防護,從文胸到三角褲。我先生也不是最喜歡我完全裸體,他覺得隔層“膜”或者布,才比較刺激。其實,那種隔一層東西的吻,更有穿透力,我常常為此驚叫,真的是情不自禁的。
  姿勢六:掙扎
  如風,27歲,在讀博士研究生:每次他從后面抱我的時候,都會不安分地揭開我前面的紐扣,他解一個,我扣一個,這樣的幾個回合掙扎,最能挑逗他的神經。我從不主動寬衣解帶,而是由他去層層推進,我只負責掙扎,或者小有掙扎,那種“不愿意”被他“進犯”的感覺,會讓他變得特別有男人味。
  姿勢七:互相脫
  劉女士,33歲,醫生:我們老夫妻的皮都比較厚,喜歡互相為對方寬衣解帶,一般是他先動手,我也不示弱,我是外科醫生,什么身體沒有見過?如果自己脫自己的,就覺得是做自己的事情,跟上廁所沒有什么區別;替對方脫,對方會體會到被服務的快感;動手脫的人,則覺得自己是在主導這個游戲。
  姿勢八:性感道具
  谷雨,28歲,外企職員:我們喜歡在身上留點東西,不要徹底的裸呈。比如,我脖子上的掛飾,從珍珠、水晶到松脂球,都不喜歡解下來,你也許會覺得礙事,其實這些都是性感道具。他喜歡把玩這些東西,就好像上舞臺之前,對衣角的不自覺拉扯一樣,很有必要。他也經常只戴一條領帶,我喜歡抓著它,有“給我一個支點就可以撼動整個地球”的感覺。
  姿勢九:角色
  華小姐,29歲,公務員:我先生喜歡讓我打扮成各種角色,衣柜里有護士裝、女兵制服,還有學生裝等。剛開始我很排斥,后來我也接受了,其實自己在扮演過程里,也有“秀”的成就感,可以在不同的角色里感受更豐富多彩的快樂。后來,我也得寸進尺讓他扮演海盜、海軍等角色,他很樂意。他說,性愛其實就是一個游戲,你投入了,就可以贏得最大的快樂。
  姿勢十:揚長避短
  飛魚,30歲,經理:我覺得穿衣服的時候,一定要露一些讓男人心跳加快的東西,要不,就白穿了。我的鎖骨與肩膀那部分很美,所以在家里,我喜歡穿那種可以把領子斜落一邊的衣服,露出自己的性感特區,因為我的背偶爾會長青春痘,所以我不輕易穿露背的,那不是自暴其短嗎?


更多關于“女人最撩人的脫衣方式”的相關文章
    推薦閱讀
    支持雜誌產業發展,請購買、訂閱紙質雜誌,歡迎雜誌社提供過刊、樣刊及電子版。
    關於我們 | 免責聲明 | 聯繫方式 | RSS 2.0訂閱
    全刊賞析網 2018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